传说还是史实:关于“五谷”的考古发现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根据历史文献和考古发现,“五谷”中的五谷并非传说,而是历史事实。 它们包括五种谷物、稻米、黍和黍(统称为黍)、大豆、小麦和经济作物大麻。

粮食不是传说而是历史事实

考古学分为很多专业,其中较大的专业之一是科技考古学,它利用自然科学研究方法来解决考古问题。 科技考古学包括很多分支,比如年代学、环境考古学、人骨考古学、动物考古学、植物考古学等,我从事的是植物考古学。

最近,比较有名的考古新闻就是三星堆发掘。 当时三星堆人吃什么? 你吃大米(大米)还是小米(小米)? 当时三星堆人既吃大米,又吃小米。 三星堆文化的农业生产以混稻、旱作为特点,不仅种植水稻,还种植黍、黍。 这是因为在三星堆人之前,第一批进入成都平原的人实际上来自甘青地区,他们是通过吃小米进入成都平原的。 这属于植物考古研究的范围。

当人类进入农业社会时,人类吃的最多的植物自然就是农作物,因此考古遗址中发现的植物遗存99%以上都是农作物。

有趣的是,通过对考古农作物遗存的鉴定和统计发现,秦汉以前考古遗址出土的农作物虽然很多,但只有六种,分别是水稻、谷子、黍、大豆、小麦和麻。 。 也就是说,秦汉之前,中国古代农业就种植了这六种作物,其中麻是经济作物,而稻、谷、黍、大豆、小麦则是粮食作物,也叫五谷。 。

那么,考古发现的这五种谷物,是否与我们常说的“五谷”中的五谷有关呢?

“五谷”一词最早出自《论语·微子》:“四身不勤,五谷不辨,何为主?” 《论语》作为儒家经典,被历代儒家学者反复逐字解读。 包括谷物的解释。 例如,东汉赵起认为“五谷为稻、黍、黍、麦、豆”; 东汉另一位儒家郑玄解释说:“五谷,麻、黍、黍、麦、豆”。 黍是黍,黍是黍,学名黍,麦是小麦,蜀、豆指的是大豆。 如果把赵琪和郑玄的解释结合起来,它们与我们在植物考古中发现的六种农作物相吻合,不仅数量相同,而且类型相同。 这也证实了中国古代文献中记载的“五谷”是真实的。

关于“五谷”的文献记载,其实是可以往前推的。 例如西汉初期的司马迁在《史记·天官书》中将当时对应的五谷列为麦、黍、黍、豆、麻,这与郑玄对五谷的解释是一样的。 如果再往前追溯,战国后期的《吕氏春秋·慎食》在描述播种节气的重要性时,所列出的农作物有谷、黍、稻、麻、豆、麦,谷就是黍。 这也与赵启、郑玄对五谷的解释是一致的。

下面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谷物的考古发现和分析。

“麻木的”

我们先来说说五谷中的“麻”。 大麻就是大麻,这个名字可能会产生误导,因为现在人们想到大麻时首先想到的就是毒品。 由于原产于我国的工业大麻THC含量极低,且不具有致幻作用,因此在我国古代,大麻并不是药物,而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纤维作物。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纺纱、织布的纤维原料主要是工业大麻。 现在我们谈全年农业生产情况,一般来说说“粮棉”生产情况。 为什么要把棉花和粮食并列,因为人不仅要吃饭,还要穿衣服。 棉花作为纺织工业的主要纤维原料,在当今的农业生产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地位重要。 在中国古代,工业大麻与今天的棉花具有同等的功能和地位,因此郑玄将大麻列为五谷之首也是有道理的。

为什么中国古代纺织品不使用棉花? 当今世界种植的棉花原产于中南美洲,明清以后传入中国。 印度和非洲也有棉花,但印度棉和非洲棉纤维质量较差,无法替代工业大麻。

考古发现的工业大麻遗存可以追溯到距今5000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 但由于古人利用大麻主要是利用其茎秆,因此浮选出土的工业大麻碳化种子比其他五种作物更为重要。 , 不多。 随着植物考古学的新发现,工业大麻的起源应该可以被推进。 我国的远古先民可能很早就驯化了大麻,并将其作为主要纤维原料进行种植。

接下来我们来讲讲大米的故事。 水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粮食作物。 作为粮食作物,稻米养活了世界近一半的人口。 水稻起源于中国,是我们远古祖先对世界人民作出的伟大贡献。 由于水稻作为粮食作物在当今世界的重要地位,水稻的起源一直是国际学术界讨论的重要问题。 关于水稻的起源曾经有多种学说,但通过近几十年的研究,特别是中国植物考古学的新发现所提供的证据,国内外学术界基本接受了水稻起源于中下层的观点。中国长江流域。

20世纪末,我们在江西万年仙人洞遗址、调通环遗址、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等地发现了距今12000年前的稻米遗存。 本世纪初,我们在浙江浦江上山遗址浮选出土了炭化稻。 碳测年日期为一万年前。 上山遗址出土的陶片中还发现了大量稻壳。 商山人将稻壳掺入陶器中,目的是为了改善陶土的性能。 上述考古证据表明,距今一万年前左右,我国长江中下游地区就已经出现了水稻的驯化和稻作农耕的耕作方法。

到了8000多年前,关于稻作农业的考古发现有了更多的发现。 目前,距今约8000年的考古遗址有七八处出土了稻作遗存和与稻作农业有关的痕迹。 例如,在河南舞阳贾湖遗址,我们通过浮选出土了数百颗炭化的米粒,还发现了炭化的菱角和莲藕碎片。

7000年前,稻作农业进入快速发展时期,其中最著名的是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的发现。 近年来,我们在河姆渡遗址附近发现了田螺山遗址,与河姆渡遗址属于同一时期。 田螺山遗址通过浮选法出土了大量炭化稻。 除了植物考古的新发现外,我们还发现了许多其他古代稻作农业的证据,例如稻田和原始农具。 这说明,到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时期,我国远古先民就已经开始走向稻作社会。

小米和小米

五谷中的小米,学名小米,俗称小米;

上述古文献中对五谷的记载中,不同的记载对某些谷类的名称也不同。 例如,小米也被称为粮食。 其实,黍米在古代也叫黍米。 、米等。 古人为什么给这两种小米起这么多名字呢? 因为小米对中国历史如此重要,它们是中国北方古代农业中最重要的粮食,而中国古代文明的核心地区又在黄河中下游,所以我常说:黄土地、黄河、黄粟,共同孕育了中华民族灿烂的古代文明。

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最早的栽培谷子出自北京门头沟东虎林遗址,距今9000至10000年。 这也是世界上发现最早的小米粒。 此外,在内蒙古赤峰敖汉旗兴隆沟遗址,通过浮选出土了大量距今约8000年的小米,主要是碳化的小米粒。 其他重要发现包括陕西西安的雨花寨遗址,这是距今5500至7000年前的仰韶文化聚落遗址,其中出土了数以万计的烧焦的小米和粟粒。

事实上,在中国北方的考古遗址中,只要进行浮选,无一例外都会出土炭化的小米和谷粒。 南方考古遗址出土的谷物主要是水稻。 这也充分体现了我们中国古代农业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南方种水稻,北方种黍黍。

大豆

接下来是大豆。 大豆是当今世界上最重要的油料作物。 如前所述,大米的起源一直存在争议。 后来根据我们大量的考古发现,追根溯源,终于让大家相信水稻起源于中国,而大豆从一开始就被世界承认起源于中国。 。

通过植物考古,在许多地点都出土了大豆遗骸。 我们能确认的最早的栽培大豆是在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出土的,距今已有8000年。 但贾湖遗址出土的大豆大小和形态特征介于野生大豆和栽培大豆之间,反映出当时大豆仍处于驯化过程中。 4000年前后考古遗址出土的大豆形状与我们现在的大豆没有太大区别。

需要强调的是,大豆在我国古代并不是油料作物,而是粮食。 我们的远古祖先并不种植大豆来榨油,而是直接将其煮熟食用,称之为“豆汤”或“豆酱”。 大豆的品种很多,不同品种的含油量差别很大。 我们现在用来榨油的大豆品种,实际上经过了很多代的不断改良,使得大豆的含油量逐渐提高。 但其他一些大豆品种的含油量实际上很低。 例如,黑豆的含油量很低。

小麦

最后是小麦。 之所以要把小麦放在最后,是因为“五粮”中,小麦是唯一不是原产于中国的。 小麦起源于西亚,后来传入中国。 它逐渐取代黍、黍,成为我国北方农业生产的主要作物。 这就造成了目前“南稻北麦”的农业生产格局。

由于小麦并非原产于中国,我们对小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小麦传入中国的时间和途径,以及对中国古代农业发展的影响。

关于小麦传入中国的时间,我们可以通过文献找到一些线索。 例如,《左传·成功·成功十八年》记载:“周子有一个哥哥,不聪明,分不清米与米,所以不能立。” 周子就是晋道公。 他有一个哥哥,他是个智障,分不清这两者的区别。 大豆和小麦,于是晋国大臣决定拥戴周子为晋侯。 这个故事表明,至少在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就已经广泛种植小麦,因为识别小麦的能力是当时判断他人智力的标准之一。 事实上,“麦”的象形文字早在我国最早的甲骨文中就已出现。 也就是说,早在3200年前的殷商时期,小麦就已传入中国。

甲骨文是我们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文字记录。 如果再进一步,就只能依靠考古了。 近年来,通过考古植物学工作,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早期小麦遗骸。 我们使用加速器质谱测年方法直接测定了许多小麦遗骸的年代。 加速器质谱测年需要极少量的测年样品,一粒小麦就足以测年。 结果发现,大部分出土的小麦的年代都在4000年前。 仅山东半岛出土的几粒小麦的年代就在4000至4500年前。 此外,位于新疆西北角的吉木乃县通天洞遗址还出土了小麦,测年数据已达5000年前。

据目前考古发现,早在5000多年前,小麦就已传入中国; 大约4000年前,小麦就被引入黄河中下游地区。 很快,小麦种植就盛行起来,到了商周时期,小麦已成为中国北方的常见作物。

然而奇怪的是,小麦虽然在商周时期就已广泛种植,但迟至汉代才取代谷子成为中国北方的主要农作物。 例如,《史记》记载,董仲舒曾上书汉武帝,说“今关中种麦不易”,于是建议政府推广种植。小麦。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 有两个重要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农业生产的气候限制。 小麦原产于西亚,属地中海气候。 气候特点是夏季炎热干燥,冬季寒冷潮湿。 主要降雨季节为冬季和春季。 中国所在的东亚地区属季风气候,夏季炎热多雨,冬季寒冷干燥,主要降水集中在夏季。 这种降水的季节差异对小麦的生长影响很大。 小麦是夏季作物,冬季播种,夏季收获。 春季是生长期,需水量最多。 然而,东亚地区春季普遍缺乏降雨。 有句话叫“春雨贵如油”。 这种情况对小麦生育期的拔节和发育十分不利。 灌浆。 夏季降雨频繁,影响了小麦的成熟和收获。 因此,中国古代祖先要想大规模种植小麦,首先必须解决灌溉问题。 只有灌溉系统达到一定水平,才能大规模种植小麦。

第二个原因更有趣,那就是中国古代的祖先不知道如何吃小麦。 这听起来很可笑,但确实是事实。 中国古代文献中有很多记载,小麦是次等食物。 例如颜师古的《祭酒篇》云:“麦、米、豆汤,皆为蛮农所食”。 翻译成现代用语:用小麦蒸米饭、用黄豆煮粥,是穷人和下层阶级吃的。 那么当时的上流社会吃什么呢? 吃用小米或大米蒸的米饭。

古人为何如此贬低小麦? 这是因为中国古代的饮食习惯是基于吃谷物的传统。 无论是南方的大米还是北方的小米,五谷杂粮都是煮着吃还是蒸着吃的。 这种粮食传统不仅体现在谷物的加工上,还体现在食物的烹调方法,以及相应的炊具、餐具等用具上。 然而,小麦必须先磨成面粉,然后才能加工成各种食品。 如果将全麦谷物蒸或煮着吃,不仅难以消化,而且味道也很不好,难以下咽。

因为整粒蒸的小麦太难吃了,所以古代的祖先就想出了一种办法,把小麦粒磨成小块,然后蒸着吃,有点像今天的玉米渣。 于是,古代文献中就出现了“麦屑”这个新词。 例如,《三国志·袁术列传》记载,袁术兵败后,“士无食,问厨房,尚有三十糠麦屑”。 也就是说,士兵们都断粮了,军营里只剩下没人爱吃的麦渣了。 这里的麦屑是指粉碎后的小麦粒。

据史料记载,汉末前后,中国古代先民逐渐接受并掌握了制粉和面食加工的方法。 至此,小麦正式成为中国北方农业生产中最重要的粮食作物。 有趣的是,面食的出现在古代文献中创造了一个新词“饼”,专指磨成面粉并加工而成的食物。 比如用开水煮的叫“汤饼”,现在就是面条。 ; 用蒸笼蒸的叫“脆饼”,就是现在的包子; 用火烤的称为“烧饼”等。

“五谷”是一个简单的历史术语。 如果我们仔细研究,我们可以看到许多非常有趣的历史事实。 从这些史实中,我们可以延伸出一个侧面,包括古代在内的中国古代文化的发展过程。 先民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乃至社会结构的转变过程,都与当时的古代农作物有关。 因此,“五谷”的研究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农作物问题,而实际上是一个中国古代文化的形成和发展的问题。

(《光明日报》7.10 赵志军)

来源Ph”>

Similar Posts